相关文章

合肥“两会”明开始 民主党派联合提案取消公车

来源网址:http://www.hfhsdb.com/

  合肥“两会”明起拉开帷幕 听听代表委员要说啥?

  明天上午,合肥市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将拉开帷幕,合肥市人大十四届四次会议也将紧随其后召开。两会召开在即,合肥市的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们都准备了哪些议案、提案,他们有什么话要说出来?昨天记者联系了部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前探访两会,打听他们都要说些啥。

  将老年护理院纳入医保定点

  谢琼是合肥市一家老年护理院的院长,在今年的合肥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开始之前,她就开始了调研。“合肥市老年公寓和老年护理院的专业性不强,这是合肥市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根据这一现象,谢琼准备在合肥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提出关于将老年护理院纳入医保定点的议案。

  谢琼说,合肥市目前的老年公寓和老年护理院的功能划分并不明确。“比如,在老年公寓里,不仅有重病、失去自理能力的老人,还有单纯前来养老的老人,他们混住在一起。”谢琼认为,这样一来便会加大老人的精神和心理压力。“如果一位健康的老人看到身边的同伴生病、甚至死去,必定会引起他的心理变化。”

  因此,谢琼建议,应当将健康的、可以自理的老人送入老年公寓;而对重病、需要治疗的老人统一送入老年护理院。“除了将老年护理院纳入医保定点之外,我认为合肥市的老年公寓与老年护理院应当由卫生部门审批,而非民政部门审批。”

  大蜀山要立法予以保护

  大蜀山森林公园位于合肥市西部,森林覆盖率达95%,两度被评为“合肥十景”之一。景区内大蜀山是合肥市区惟一的一座青山,森林茂密,景色宜人,被誉为合肥的“绿肺”。

  去年底,张洁参加了一次调研,“就是去大蜀山森林公园,了解那里的监管情况。”在这次调研中,张洁了解了大蜀山面临的问题,“去年正好发生了松材线虫病,不少松树都坏死了,重新播种的松树档次比较低;另外大蜀山风景区向西扩大了5000亩,里面很多都是刚种上去的小树苗,不能很好地发挥城市‘绿肺’的作用。”因此,对大蜀山森林公园的保护刻不容缓。

  张洁认为,对大蜀山森林公园的保护应该提高到立法的高度。“去年‘两会’我们蜀山区人大代上,表团提出要保护大蜀山,市人大很重视,不久就出台了专门的管理办法。但是我认为,要想形成长效的管理机制,必须形成一个地方性的法规,立法保护大蜀山。因此,今年我们准备提出这个议案。”而对于这个议案能否通过,张洁很有信心。“那次调研就是为立法保护大蜀山做准备的,政府重视,老百姓关心,相信这个议案能够通过。”

  殡仪馆尽快搬到三县去

  除去合肥市人大代表的身份外,李家斌还是蜀山区五里墩街道党工委书记。

  五里墩街道就在合肥市殡仪馆附近,加之殡仪馆的搬迁问题此前也有许多争论,因此,李家斌就有了一条关于殡仪馆搬迁的议案,准备在今年合肥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提出。“合肥市殡仪馆的搬迁一直是个难题,我觉得不妨向三县进行延伸!”李家斌说,等到“十三五”前期,合肥将有800万人口,这样的人口规模确实会给殡葬业带来不小的压力。

  在李家斌看来,向三县延伸不仅能解决用地难的问题,也可以对三县现有殡仪馆的条件进行改造,“毕竟三县殡仪馆的条件本身就比较差”。

  每天上班,李家斌都经过合肥市殡仪馆。“有没有污染暂且不说,光是道路边上的殡葬公司与花圈就让人很别扭。”李家斌说,合肥市殡仪馆位于合肥中心城区,若能早日搬迁,也对合肥市整体形象的提升有很好的促进作用。

  除此之外,长期做基层工作的李家斌也很关心社居委工作人员的待遇问题。在人大会上,他将呼吁市、区两级财政加大对社区建设的投入。

  道路标识牌要简洁明了

  前几天,合肥市人大代表方军到位于植保路上的一家银行网点办理业务,谁知却被交通指示牌弄了个眼花缭乱。“植保路本来是南北方向,但道路标识牌几乎设在了长江西路上。”方军说,不仅如此,植保路附近的其他功能性标识牌也比较多,很容易让市民分不清东西南北。“合肥市的许多路段都存在这种现象:道路标识牌、交通安全标志,甚至是无障碍标志,各占据一个杆子,还挤在一块儿,不仅考验大家的眼力,还考验了脑力。”方军笑言,合肥当地人都快认不清标识了,更何况是来合肥的外地人呢。

  因此,在即将召开的合肥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方军就想提一提关于标识牌的建议。“我认为,合肥市的功能性标识牌应当进行适当的整合,比如将道路标识牌、交通安全标志、无障碍标志等可以合并在一起,设在一条杆子上。”方军说,这样一来,标识牌林立、位置错乱的现象就可得到很好的缓解。

  前段时间,方军实地调研过合肥市不少路段,发现有些路段已经采取了这种设置标识牌的方式。“下一步,应当在合肥市推广这一做法,不仅美观,还一目了然呢!”

  体育馆要“多多益善”

  “你如果到合肥三县去找体育馆,是很不好找的。虽然三县的经济发展能在全省列入前十名,但在公共体育设施这块就很难进入前十名了。”市人大代表崔立新这样告诉记者。

  作为省体育局的工作人员,崔立新一直很关注城市公共体育设施。“在省委发布的‘十二五’规划建议中就写到了,要加强公共体育基础设施建设,大力发展群众体育。但是,现在合肥的几个县区,体育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不成正比。”

  在今年的合肥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崔立新准备的议案是:加强县区公共体育设施建设。“城市的发展不应该过多地追求GDP,还应该重视社会事业的发展。我希望未来合肥下辖的三个县,不仅仅成为省内经济的领头羊,在公共体育设施建设这块,也要成为领头羊,至少不能落后于省内的其他县区。简单地说,就是多建一些体育馆、游泳池,提倡全民健身。”

  合肥要建“的士驿站”

  作为合肥市的人大代表,包公精神传承研究会会长包训安一直很关注合肥打车难的问题。“去年的合肥市‘两会’上,针对打车难我提出了议案。今年围绕出租车行业,我准备再次提出新的议案:成立合肥市出租车工会和行业协会。”

  包训安说,合肥出租车行业从业人员达到两万多人,却没有正式的工会与行业协会,以至于出租车司机在遇到问题的时候,维权压力很大。“建立这样的组织,一方面是方便他们自己维权,另一方面也有助于加强行业自律。”

  为了了解合肥的出租车行业,包训安曾经做过详细的调研,他觉得“的哥”“的姐”面临不少难题,“平时开车会遇到‘七大难’:吃饭难、如厕难、加气难、洗车难、修车难、购买社保难、安全防范难。”

  为此,包训安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想法:建设“的士驿站”。“就是在合肥的很多地方,建成专门的出租车司机休息场所,里面配套设施齐全,能吃饭、能加气、能修车,这样就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上面遇到的难题。”

  取消公务用车

  九三学社合肥市委副主委许桂宝告诉记者,在前两年的两会上,九三学社都以集体提案的形式提出了关于公车改革的建议,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办理。今年两会,民革、民盟、民建、民进、农工、致公和九三7个民主党派联名提案,第三次提出关于公车改革的建议。

  提案建议,应当取消公务用车,发放交通费用补贴。补贴发放可以以现金形式发给公务人员,自行支配,超支不补,节余归己;或者费用由单位集中管理,个人在限额内凭票报销费用,超支不补,节余转入下年度使用或按一定比例奖励个人;也可以只发放部分现金,其余部分由单位集中调剂使用。

  同时由政府组建公务用车出租公司,按企业模式运营管理,保障政府部门的公务用车需要。对部分取消公车后的司机,在自愿且符合条件的前提下,依法招录为原单位工作人员,给予同等事业单位人员待遇。对改革后的公务用车全部实行公开拍卖,其拍卖所得可作为公务用车改革补贴费用。

  发展职业教育

  在采访中,致公党合肥市委会副主委张涤西谈到两个自己比较成熟的提案,其中一个便是如何针对合肥市情重点发展职业教育。张涤西认为,发展职业教育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需要政府以及社会各方面的群策群力。“可以说合肥现在已经认识到职业教育的重要性,比如在瑶海区磨店乡专门建立了一个职教基地。”张涤西说,从整个职教产业规划的角度来看,合肥市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在采访中,她特别提到了教育与产业的对接,“对于教育,尤其是职业教育,不能只重视培养人才,更要注重教育与产业相结合,要做好联系和规划,这样才能有针对性地培养人才,这对教育和企业都是好事。”

  张涤西的另外一个提案则涉及政务区居民的出行问题,随着经济的发展、车流量的增加,合肥市东流路和潜山路交口以及东流路和怀宁路交口的两个交通环岛开始为广大驾驶员所诟病,针对这两个环岛,张涤西提出两个很易于实施的方案,分别是限速和除障,“交警部门可以在距离环岛500米处设置限速标志和监控设备,控制车辆速度,园林部门也可以考虑将环岛周围阻挡驾驶员视线的高大树木换成低矮的灌木,”张涤西表示,这两个方法可以有效减小环岛附近的交通隐患,“相对于拆除环岛或修建下穿桥,这两个方案成本要低得多,实施起来也很容易。”

  产业园要做大

  杨大寨表示,这次他准备了四五个提案,涉及经济、民生、教育、环保等方面,“今年是‘十二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也是关键的一年,社会发展各方面都需要一些政策上的宏观指导。”

  杨大寨重点谈到了对于合肥市产业园规划的一些建议,他表示,产业园对经济发展的贡献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但通过对合肥市现有产业园的调研,还是发现了一些问题,他提议,“还要提升规模,加强产业园联盟,政府最好能有针对性地出台一些有利于产业园发展的政策,而为了加强信息沟通,最好搭建一个专门的信息平台。”

  在民生方面,杨大寨提议增加公办幼儿园的数量,“相对于现在随处可见的私立幼儿园,公办幼儿园教学条件更好,也更加便宜,政府可以考虑加大这方面的投入,让公办幼儿园更贴近百姓生活。”杨大寨的提案还涉及“楼宇经济”,他认为,随着合肥市大发展大建设,“楼宇经济”的效益显而易见,这应该作为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加以重视。除此之外,杨大寨的提案还涉及加大对“低碳出行”的宣传力度和推广智能商务平台等方面。

  宿州路改单行

  王少泉对鼓楼门口的拥挤记忆深刻,“路面条件太差,那么窄的路面怎么能双向行驶呢?这也给小偷提供了很多便利,很多人都有在那里丢东西的惨痛经历吧。”王少泉认为,繁华地段不等于拥挤,好的环境才是最吸引人的,因此她建议把宿州路改为单行道,并且加强管理。

  你有没有去派出所办事的经历?是不是也找了很久才找到?王少泉说:“我在工作中发现,派出所其实在老百姓的生活中是很重要的。”然而在生活中,很多派出所都很难被发现,要么就是办公条件简陋,像个大杂院。“我觉得应该给派出所的民警提供更好的办公环境,而且也应该把派出所的标识牌做得更明显一些,这样大家去办事的时候也好找一些。”

  资源要有保障

  高晓光向记者透露了两个提案,其中一个提案谈到了如何保证合肥市“十二五”规划目标顺利实现。高晓光认为,提升资源要素的保障能力是关键,“‘十二五’时期,合肥市仍然处于工业化中期的发展阶段,面临的资源要素竞争更加激烈,如何破解资源要素对合肥社会经济发展制约的瓶颈,是全市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和保证‘十二五’规划目标顺利实现的重大课题,”高晓光认为,解决资源要素的约束问题,既要对症下药,更要未雨绸缪,“在全市‘十二五’规划的编制和实施中,要提出土地、电力、资金、能源、水资源等资源要素利用的主要任务、发展指标、消耗额度和控制目标,对重点领域如耕地占补平衡、电网建设、政府投资、建筑节能要有严密谋划。加快建立循环经济和资源节约评价指标体系及相关统计制度,把主要指标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和计划的体系之中,统筹谋划和安排。”

  高晓光的另一个提案则对基层政权组织形态创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合肥市推进社会管理创新试点,关键点和难点都在基层,“在推进社会管理创新试点工作中,除了谋求若干问题的解决方法和手段外,还应注重冲击落后的社会管理体制,推进基层政权组织形态的创新,解决基层政权组织形态落后于火热的社会实践的问题。”

  幼儿园要安全

  孩子在幼儿园的时候是不是就绝对安全了?每天接送孩子的校车驾驶员是不是具有相关资质?民进合肥市委在一份集体提案中表示,目前部分幼儿园房屋建设不符合相关规定,尤其是楼梯幼儿扶手过低,墙体棱角没有打磨处理,甚至有些幼儿园都没有院墙和大门,这些都埋下了安全隐患,也给幼儿园二次装修带来了很多困难。而很多民办幼儿园的校车由于本身配置不专业、接送路程较远、驾驶员从业资格不规范等原因,给孩子们造成了安全隐患。